天弘基金姜晓丽,固收基金申报者寥寥

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 1

摘要:按照往年经验来看,年末本是各家 基金
公司争发固定收益类产品以冲规模的时候,然而今年的情况却发生了一些变化。跟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观察,从12月18日在售基金种类来看,在售的16只基金中仅有5只固定收益类产品,无一只
货币基金 。 对此,某基金销售人士表…

  天弘基金姜晓丽:2015年固定收益类产品中期维持牛市格局

网赌十大信誉的平台,  时代周报记者 柯智华 发自上海

  按照往年经验来看,年末本是各家基金公司争发固定收益类产品以冲规模的时候,然而今年的情况却发生了一些变化。跟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观察,从12月18日在售基金种类来看,在售的16只基金中仅有5只固定收益类产品,无一只货币基金。

  2014年即将结束,对于明年经济情况,天弘安康养老混合基金经理姜晓丽表示,2015年预计信用需求会减弱,货币政策会维持适度宽松,固定收益类产品中期将维持牛市格局,但资金面会有波动;由于居民资产配置会出现一定的迁徙,股市具有了上涨的必要条件,上涨的概率在不断增加。

  “牛市一起来,我们就歇菜。”在一个私下场合,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此打趣眼下的债券市场。

  对此,某基金销售人士表示,在股市走好的情况下,投资者的预期收益也水涨船高,低风险低收益的基金产品不再能满足投资者的收益期望。

  “房地产市场维持中性偏多格局,但风险收益比快速下降,在居民资产配置中占比将逐步缩减。”姜晓丽分析,目前存在多方瓶颈制约房地产发展,包括人口周期、居民购买力、存量资产中配置占比过高。由此看来,居民新增资产会更多配置其他资产,带来股票和债券市场的增量资金。

  眼下的市场确实让固定收益从业者有点尴尬。尽管2014年以来债券市场一直延续着牛市的行情,但是相比股市却“弱爆了”。

  货币基金风光不再

  货币政策处于缓慢放松中,明年预计会维持适度宽松。预算软约束部门受到约束、房地产大周期的来临,开启了货币政策放松的空间;地方债务归属明晰之后,为了降低“稳增长”的成本,需要保持低利率水平;货币环境的稳定降低改革期的风险,重要性在上升。同时改革仍在进行中,倒逼的环境仍需保持,货币政策不是大规模放水式宽松,宽松的速度较慢,资金宽松的过程可能较为曲折。

  截至3月26日,元旦以来,创业板指数上涨幅度超过60%,上证指数和深圳综指涨幅都在14%左右,相比之下,同期的中证全债指数上涨不到2%。

  据报道,深圳一家基金公司近日发布公告,称宣布旗下唯一的一只货币基金清盘,清盘原因为“市场环境变化,为更好地满足投资者需求,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姜晓丽同时指出,资金宽松的过程不是一步到位,债市的牛市就可以在较长时间内持续,作为一种资产,其可以中期保持较高的吸引力。

  债市的“遇冷”不仅体现在收益上。公募基金内部也将重心转移至股票基金,无论是公募申报还是发行,债券基金都几乎无人问津。而在此前,不少规模较小的短期理财产品已经遭遇了清盘的命运。

  中国经济网查阅历史资料发现,这只基金自2013年开始规模就处于持续缩水状态。而今年三季度末,这只货币基金较上一季度又缩水40%,期末份额降至1.75亿份。

  整体来看,姜晓丽表示,2015年预计货币政策会维持适度宽松;居民资产配置将缓慢发生变化:房地产市场维持中性偏多格局,但风险收益比快速下降,在居民资产配置中占比将逐步缩减;固定收益类产品中期将维持牛市格局;现金类资产收益将保持适度水平,其替代存款进程无可逆转;股市具有了上涨的必要条件,概率在不断增加。

  在股市之外的投资理财市场,接下来的命运,多数基金经理认为今年肯定会很惨淡。

  事实上这只基金遭遇规模缩水的情况并不难理解。资料显示,该基金自2013年3季度起就一直在业绩排名后五分之一的位置。今年11月,其每万份收益出现明显向下波动,11月10日、11月3日和11月17日分别为0.3201元、0.3056元和0.2841元,其中每万份收益0.2841元更是这只基金自成立以来的最低点。截至12月18日,从近一周的数据来看,该基金上涨0.04%,跑输同类基金均值。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申报发行数量均锐减

  其实,这只是目前货币基金困境的一个缩影。据了解,目前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低于4%,19只基金甚至没有达到3%。货币基金市场整体都在遭受赎回的考验。某基金公司市场人士表示,目前公司旗下货币基金的赎回量明显增大。如果市场继续走好,加上年底资金面偏紧的影响,12月底可能赎回量会更大。

  其实,自去年12月以来,债券基金也走出了一波小牛市行情,截至3月26日,中证全债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1.89%。但债市牛,却没有带动相应的基金发力,相反,债券基金却在市场中遇冷。

  从今年的状况来看,货币基金事实上曾经有过一段“光辉岁月”,其收益一度处于高位,部分基金公司凭借货币基金的规模跻身规模排行榜前列。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方面,股市的火爆行情也分流了原本投资于货币基金市场的资金。另一方面,货币基金收益持续走低,丧失了对部分投资者的吸引力。

  中国证监会[微博]披露的公募基金申请进度表显示,今年以来,截至3月13日,被证监会受理的公募基金产品一共有153只,其中,包括货币基金和债券在内的偏固定收益类产品仅仅23只,仅为总数的七分之一左右。
而这23只偏固定收益率公募基金产品中,申请方多为一些以固定收益为特色的中小基金公司,只有少数大型基金公司。

  不过,有基金分析人士指出,货币基金的优势本身就不在于高收益,而是在预期堪比活期储蓄的灵活性。而其之前有过的高收益,也不过是特殊时期的产品附加值。因此,对于部分看重流动性的投资者来说,完全不必因为收益率下滑而舍弃货币基金。只要货基的收益高于活期储蓄利率,就仍然具有投资价值。

  其中,银行系基金公司兴业基金一家就申报了4只固定收益类公募基金产品,分别是兴业收益增强债券型基金、兴业稳固收益两年定期开放债券型基金、兴业添利债券型基金和兴业稳固收益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基金。

  短期理财陷入困境

  银行系基金公司中,还包括工银瑞信[微博]基金、中银基金、招商基金以及只做固定收益的鑫元基金,这些基金公司在今年均有申报偏固定收益类公募基金产品。

  上述货币基金以外,还有一只短期理财基金在12月份发布了终止基金合同公告。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这只基金清盘的原因同样是“市场环境变化,为更好地满足投资者需求,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23只偏固定收益率产品共由19家获得公募资产管理资格的机构申请。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截至今年2月底,中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96家。这也就意味着今年以来有77家基金公司没有申报偏固定收益类产品。

  在2012年还火爆的短期理财基金目前却频频“遇冷”。从近期的情况来看,短期理财基金频繁出现“0申购”。以此次清盘的短期理财基金来看,该基金的B类资产规模在第三季度末为0元。这意味着该基金的B类份额持有者在基金到期后选择了全部赎回,而不是将资金留在基金产品中继续滚动投资。

  “现在大家都去卖股票基金了,债券基金肯定不好卖,因为吃力不讨好。”一家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金销售多半是根据顺着市场风向来的。

  这并非是短期理财基金的首次清盘,拉开公募基金清盘序幕的基金正是沪上某基金公司旗下的一只短期理财基金。

  债券基金遇冷不仅仅体现在公募基金公司申报产品数量上,在发行以及募集资金数上亦是如此。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短期理财基金?有基金研究员指出,短期理财基金的本质其实就是牺牲了部分流动性,以获取流动性溢价的货币基金。而短期理财基金由于主要投资于无风险的货币市场,在收益率上并没有明显的竞争力。以12月18日的数据为例,据天天基金网显示,当日货币基金最高万份收益为4.6879元,而同日短期理财最高万份收益仅为1.5512元。此外,在T+0模式逐渐普遍的当下,在流动性方面比起货币基金较弱的短期理财基金渐渐难以承担现金管理工具这一重大职能。因此,短期理财基金迅速跌下神坛,陷入到如今的鸡肋境地。

  Ifund数据显示,目前正在发行的20只公募基金中,仅有2013年成立的中信建投基金公司在发行一只市场货币基金,其余发行的19只产品绝大部分为偏股型基金。而在今年已经发行成立的110只公募基金产品中,偏固定收益类产品仅占十分之一。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中银恒利半年定期开放债基金募集了15.53亿元,兴业年年利定开债基金,募集了27.79亿元,其余大部分偏固定收益类基金产品的募集份额均只有数亿。

更多

  另一方面,基金公司只要发权益类产品,基本就不愁卖。文首处提到的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我们公司的路演情况来看,稍微有点名气的基金经理管理的权益类产品,发行规模都可以轻松地做到50亿到100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提前结束募集的基金多数为偏股型基金。公告显示,3月19日开始募集的华安新动力募集截止期由3月26日提前至3月20日。工银瑞信美丽城镇主题、华泰柏瑞积极优选等股票纷纷提前结束募集。大成景秀灵活配置混合基金更是一天售罄。

  固收清盘者频频出现

  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自去年基金首次出现清盘以来,“清盘”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值得注意的是,而大部分是固定收益类产品。

  另据不完全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包括华安7日、大摩华鑫货币基金、鹏华月月发、工银瑞信安心增利场内货币基金以及富国7天理财等完成了清盘工作。

  很多基金公司主动选取清盘。以大摩华鑫货币基金为例,该基金在去年底就召开持有人大会审认基金合同终止议案,拟终止这只货币基金的基金合同,并表示清盘的原因是“市场环境变化,为更好地满足投资者需求,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让人唏嘘的是,大摩华鑫货币基金已经运作了8年有余。但到去年的三季度末,其规模仅有1.75亿份。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长盛基金[微博]已经在3月初宣布召开旗下两只短期理财债基长盛添利30天和长盛添利60天基金的份额持有人大会,对基金清盘进行表决,表决截止日同为4月10日。如果表决顺利,两只基金也将同时走上清盘的道路。

  一位大型公募机构的债券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做好我们手头的工作,控制风险把自己管理好。”不过,对2015年债基的判断上,他与其他基金经理一样,明确表示不乐观。

  易方达纯债型基金经理张雅君在3月27日公布的年报上表示,货币政策进入阶段性的谨慎观察期,政策手段的不确定性在上升,虽然债券资产依然存在机会,但是预期回报将较去年有所下降。

  “从大类资产的选择来看,债券资产仍具备配置价值,预期回报较去年有所下降。资金面的宽松预期较2014年已有所改变,随着融资规模的逐渐增加以及新股的频繁发行,资金面整体的波动性在加大,杠杆所带来的套利空间正在收缩。”
张雅君表示。

  新华安享惠金基金经理于泽雨也表示:“目前债市处于震荡阶段,利好和利空因素均有所体现,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增强。”

  行业情绪相对悲观,加之各种不确定性,牛市之下债券基金今年的日子显然不好过。

网站地图xml地图